飞牛团队https://www.lrblog.cn/免费为个体微商创业者服务,更多免费项目微信搜索;飞牛团队关注公众号获取更多咨询

民警盗墓现场“卧底”被控玩忽职守(检察院:未制止古墓被爆破)

河南永城芒砀山,有大小山丘20余座。西汉梁王墓葬群隐于山间,系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六年前,这里曾发生一起盗墓案。

判决书显示,盗墓团伙当时共去了三次现场。第一晚,他们在山顶上用探针工具挖了数米深的洞;第二晚,他们在洞中埋上炸药,并进行了引爆;第三晚,他们再次使用炸药引爆,继续挖掘。

这其中有一名“卧底”侦查的民警。盗墓团伙引爆炸药时,他在半山腰的位置上负责望风。

永城市公安局的汇报材料中提到,时任芒山派出所所长李永光得到特情消息后,安排民警任杰对该伙嫌疑人贴近侦查,在适当时机进行抓捕。案发当日,另一战区民警接到线索后,提前实施了抓捕。

抓捕以失败告终。判决书中提到,团伙成员看见山坡下有灯光,大喊道“来人了”,随后他们便各自逃跑了。最终这里形成的盗洞直径为1米左右,深5米,由于未触及到墓葬群,现场无文物被盗。

2018年,涉案8名盗墓人员被抓,其中主犯及从犯均因盗掘古墓葬罪获刑。直至2020年10月27日,任杰因涉嫌玩忽职守罪被刑事拘留,随后被批准逮捕。

李永光于去年10月27日被执行监视居住,此后没有被采取其他强制措施。

3月26日,商丘市检察院第五检察部主任王怀东告诉新京报记者,任杰在卧底期间目睹犯罪分子用炸药爆破古墓却未制止,使得古墓暴露位置,给下一步保护古墓葬增加难度。任杰即将面临起诉,而李永光则有与犯罪分子勾结的可能,目前纪检部门正在调查当中。

民警盗墓现场“卧底”被控玩忽职守,检察院:未制止古墓被爆破
小南山北侧,一处石碑标示出此地古墓的位置。新京报记者 海阳摄

接特情消息民警“卧底”盗墓团伙

河南永城芒山镇小南山,是一座海拔70余米的小山丘,顶部布满荆棘和灌木。距离山顶步行100多米的北侧山腰处,有一座石碑,上面标注着“汉梁王墓群(小南山一、二号汉墓)”。

2015年10月,这里发生了一起盗墓案。

历史上,芒砀山上的汉梁王墓也曾多次被盗墓贼光顾。1996年,汉梁王墓群经国务院批准成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据芒砀山旅游区官方网站介绍,目前芒砀山已发现至少22座陵墓。

李永光在2007年至2017年的10年时间里,担任芒山派出所所长。他回忆称,在其担任所长期间,平均每年能收到三至五起盗墓线索,“都是已经盗完的,破案成功率基本为零。”

由于追查流失文物的难度过高,办案民警更倾向于在盗墓现场实施抓捕。李永光提到,盗墓者反侦查意识强,往往摸黑作案,安排专人放哨,一有风吹草动便迅速逃匿。

李永光称,此次他们提前接到了“特情”谢海峰的消息,对方主动报告,有一伙盗墓者即将动手,而他可以打入团伙中。(特情是公安机关“对执行特殊任务的秘密情报人员”的通称。)

案卷材料显示,谢海峰也曾陈述道:2015年10月,有人给我打电话提议去芒山盗墓,我没有直接回复,而是选择给李永光打电话,李永光让我先稳住他们,如果他们来了再实施抓捕。

据李永光介绍,他和谢海峰是在几年前偶然认识的,当时对方向他咨询一个法律问题,两人此后来往不多。谢海峰的朋友表示,谢海峰此前在商丘某管理局上班,今年四十多岁,平时爱好古玩。闲聊时,他曾听谢海峰说过自己认识一个永城的派出所长。

李永光当时安排了芒山派出所干警任杰,跟着谢海峰卧底侦查。

永城市公安局于2020年10月撰写的汇报材料也提到,谢海峰在盗墓前曾给李永光打电话进行举报,李永光在向当时分管其战区的两位局领导汇报后,领导同意了李永光安排一名民警化装对该伙人进行贴近侦查的方案,以便及时掌握该伙人动向,伺机及时抓捕。

彼时,河南省公安厅正在开展以“大收戒”为主题的专项行动,打击各类刑事犯罪,永城市公安系统将全市公安划分为五个战区,永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刘怀忠与另一名副局长担任指挥长。

上述通报中注明,由于各战区均进行竞赛考核,该线索没有互相通报。

民警盗墓现场“卧底”被控玩忽职守,检察院:未制止古墓被爆破
2015年10月,盗墓团伙在小南山挖掘的盗洞,深5米。受访对象供图

盗墓团伙潜逃3年后被抓获刑

2015年10月20日,任杰与盗墓团伙一同前往芒砀山。

今年3月,李永光告诉新京报记者,任杰“卧底”的身份是谢海峰的跟班,他嘱托任杰不要向谢海峰透露自己的警察身份,而是“注意观察,及时汇报”。

李永光回忆,任杰事后曾汇报称,该盗墓团伙人数大约七八人,选定的盗墓地点位于芒砀山中的小南山,预计最近几日就会动手。李永光说,他当时嘱托任杰继续侦查,随时报告情况。

同年10月21日晚间,任杰、谢海峰再次跟随盗墓团伙前去现场。

任杰回到派出所后,向李永光汇报了见闻。据李永光描述,当时其他盗墓分子在山头,他们二人在半山腰上,看到其他人从山头快步走下来,片刻之后感觉脚下的山体传来轻微的震动。随后,众人一同离开了现场。

李永光推测,盗墓团伙可能使用了炸药,说明已经开始动手了,“既然破土了肯定要一气呵成,第二天肯定还要做。”同年10月22日,他向领导请示进行抓捕,而抓捕的时间定在了次日凌晨1时左右。

新京报记者从权威渠道了解到,任杰向李永光两次汇报“卧底”情况时,有一次芒山派出所的指导员吴威也在场目睹。而在22日这天,永城治安巡防大队曾接到通知,要求警力备勤,晚上有“大行动”。

李永光没想到的是,处于竞争关系的文化路战区也接到了这起盗墓线索,并先于他们实施了抓捕。

永城市公安局的汇报材料记录——“2015年10月22日,文化路战区通过特情得到线索,小南山上有人盗掘古墓,民警到达现场前,嫌疑人有所察觉,导致抓捕未果。民警在案发现场附近发现一名可疑男子,遂将该名男子控制,后经审查,此人为芒山派出所工作人员任杰”。

新京报记者从权威渠道了解到,文化路战区的抓捕时间为当天22时左右。当时,由东侧山坡上山的警员在半山腰上遇到了任杰。

李永光称,当时盗墓团伙正在挖掘,让任杰为其望风。

此外,李永光提到,他和刘怀忠先后接到文化路战区电话,核实任杰身份。随后,正在等待实施抓捕的本区警察被告知行动取消。李永光、任杰来到永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进行汇报。李永光说,自己写了一份情况说明,详细讲明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汇报完毕,确认任杰身份后,几人便离开了刑侦大队

该起盗墓案件随后转交由刑警队进行办理。根据永城市公安局的情况说明,2018年 11月28 日,刑警大队将谢海峰、石大朋抓获归案,随后陆续将八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捕归案。

2020年,盗墓犯石大朋、李真玉因犯盗掘古墓葬罪,一审被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与六年。

民警盗墓现场“卧底”被控玩忽职守,检察院:未制止古墓被爆破
盗墓案被告人石大朋、李真玉的判决书。受访对象供图

“卧底”民警涉嫌玩忽职守罪被刑拘

2020年10月26日,李永光和任杰被检察机关带走。此时,李永光已从芒山派出所调至中山派出所担任所长,任杰则依旧在芒山派出所担任民警。

商丘市公安局开出的拘留通知书显示,2020年10月27日晚,任杰因涉嫌玩忽职守罪被刑事拘留,在民权县看守所羁押。同年11月11日,任杰因涉嫌玩忽职守罪被商丘市检察院批准逮捕。

商丘市检察院第五检察部主任王怀东告诉新京报记者,永城检察院公诉科在办理该起盗墓案时发现,盗墓发生时,有公安人员在场,但是一直都没制止挖掘、爆破,认为其有职务犯罪嫌疑,于是将这个线索汇报到商丘市检察院。商丘市检察院指派民权县检察院办理此案,也向河南省检察院作了汇报。

李永光也提到,去年八九月开始,当地检察院找到他,多次询问那起盗墓案的情况。在交谈中,工作人员告诉他,永城市检察院驻看守所检察室在提审该案盗墓犯的过程中发现疑点,因此对他们展开了调查。

2020年10月27日,商丘市检察院开始对李永光执行监视居住,原因为“涉嫌永城市芒山镇夏庄村盗掘古墓案造成古墓葬被破坏中涉及的渎职问题”。李永光表示,此后他没有被采取其他强制措施,但当地纪委已经对其展开调查。

李永光回忆,监视居住的前一天,商丘市检察院将他带走的路上。他在后座摸到了一把刀片,随后进行割腕。随后被送到商丘第一人民医院救治。“我当时很气愤,今年2月提出了辞职。”

据李永光称,他和任杰当时都被多次询问到一个问题:“2015年10月21日,任杰在山腰上感到山体一震,说明盗墓行为可能已经发生,为什么没有对盗墓分子现场进行抓捕,制止进一步的损害行为?”

永城市公安局在汇报材料中提到,在这起盗墓案中,嫌疑人已实施了盗掘行为,但实施的时问较短,且事发突然,结合此类案件的犯罪特点和规律,考虑到古墓地形和结构等特点,此类犯罪短时间内不可能一蹴而就,嫌疑人势必会为盗取文物持续作案。综合以上因素,专案民警认为待时机更为成熟,才能做到精准抓捕,更有利于案件成功侦破,故不存在引诱和放纵犯罪。

民警盗墓现场“卧底”被控玩忽职守,检察院:未制止古墓被爆破
任杰的逮捕通知书。受访者供图

检察官:“卧底”民警致使古墓遭受重大损失

目前,任杰即将面临起诉。新京报记者从多个信源处核实,检察机关拟定的任杰的起诉罪名也是玩忽职守罪,事由为卧底盗墓团伙期间没有及时抓捕,造成古墓有重大损失。

王怀东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从主观角度,任杰作为警察去卧底盗墓团伙,本身就是为了保护国家财产及公民的人身财产不受损害,“但是一直等到爆破了以后都没抓”,因此他有玩忽职守罪嫌疑。

“当时现场有8个盗墓犯,只有他一个警察。他进行抓捕会给自己带来生命危险。”今年3月,李永光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如此为下属解释道。

李永光提到,当时为了安全起见,任杰没有在盗墓分子在场时和他打过电话,往往是下山以后再用手机联络,或是回到派出所后当面汇报。2015年10月21日晚,犯罪分子使用炸药爆破一事,任杰是回到派出所后当面向其汇报的。

王怀东告诉新京报记者,任杰的玩忽职守行为致使古墓遭受重大损失,主要基于两项依据:第一,爆破使得古墓暴露位置,给下一步保护古墓葬增加难度,增加投入。第二,有盗墓案犯被判处10年以上徒刑,证明此案“刑法评价应该是个十分严重的行为”。

最高法、最高检于2012年对玩忽职守罪的立案标准作出规定。其中提到,造成经济损失30万元以上的、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或其他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形,应当被认定为“重大损失”。

新京报梳理此案盗墓犯的判决书发现,三天的挖掘、爆破工作,给小南山顶造成一个深5米的盗洞。盗洞没有触及到墓葬群,现场没有文物被盗。当地旅游局工作人员用黄土将盗洞填满,恢复原状。

此外,检察机关介入此案后,永城市文物局曾开具一份衡量墓穴损失的证明文书。

文书中提到,盗墓爆破行为造成古墓位置暴露,给文物保护工作带来不便,增加了永城市文物保护工作的难度,“为进一步加强汉梁王墓群安全保卫工作,我局申请专项资金1500万元,现已到位1000万元。”

王怀东证实了这份文件的真实性。

文章原创来自飞牛团队,请勿转载,不然追究法律责任

觉得我说的好就打赏一个呗

最后编辑于:2021/3/31作者: 路飞

飞牛团队,专注个人微商服务。关注微信公众号飞牛团队了解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arrow grin ! ? cool roll eek evil razz mrgreen smile oops lol mad twisted wink idea cry shock neutral sad ???